【SD LOM】同人小說:2. 迷路的公主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2. 迷路的公主

這天,月明遙照例前往德米納鎮的市集買賣物品,完成一切待辦事項後,遙不經意地看向同樣也在市集做生意的占卜師美美。

平常的遙,會對連美美本人都承認十有八九不準的占卜結果一笑置之,據本人所言,為了能讓她老有所依,占卜費用可是沒半點折扣,不過因為價格低廉且方式獨特,倒也夠美美維生。

今天,遙望著美美出神,心裡想著:問她的話,她會知道那女孩的事嗎?於是他決定讓美美占卜一下。

美美的占卜方式獨樹一幟,在她本人和身旁的水果旋轉到七葷八素後,她才會說出結論。遙一直認為那與其說是占卜結果、更像是腦袋轉昏後產生的幻覺;但今天,他卻七上八下地等著美美開口。

好不容易等到美美站穩了腳步,她才開口:「嗯~有嶄新戀情的預感呢!」

明顯唬爛的結論,遙真想給自己來一拳,占卜這玩意,果然不能盡信。他正要離去,美美又補上一句:「喂喂……別急著走啊!再告訴你吧!地點可能就在洞窟喔!」

洞窟?遙只知道鎮外有個「梅基布洞窟」,他對美美揮了揮手:「好啦,我知道了!」

離開了市集,遙兀自走向商店街,一邊自語著:「什麼鬼占卜,去什麼洞窟啊,是要我去邂逅蝙蝠喔……」

遙有一瞬還認真考慮是否真要前往梅基布洞窟一探究竟,隨即又否定了這個想法,苦無結論的他,在經過酒館時,決定進去喝點什麼冷靜一下腦袋。

他走向酒館,正要伸手推門,一聲問話讓他愣了愣,轉過了身。

「喂!報上名來!」一個矮小的洋蔥人站在酒館對街大叫道,遙以前來鎮上的武器店買賣物品、或是去琉昂街道獵捕時見過對方,他是名叫多艾爾的洋蔥劍士。

「蛤?」

不等遙回神,一旁有個一頭綠髮、胸前鑲著藍色寶石核、和遙年紀相仿的少年答腔了:「……琉璃。」

話才說完,琉璃便越過了遙走進酒館。遙這才發現多艾爾質問的對象原來不是自己。

「去……感覺很差欸。」

多艾爾邊說邊轉身走向酒館對面的武器店。遙連忙叫住多艾爾:「現在是什麼情形?」

多艾爾不耐道:「那傢伙是鎮上有名的騷擾狂,只要他的搭檔一沒人影,他就瘋狂騷擾別人、逼問有沒有看到他搭檔去哪了,他剛剛跑進馬克家對我和提波大呼小叫,突然又沒頭沒腦地走掉,實在……」

一番抱怨後,多艾爾便頭也不回地進了武器店的側屋,還重重甩上了門,看來氣得不輕。

莫名其妙掃到颱風尾,遙有股發不出的悶氣積在胸口,他看看酒館,想起自己來此的目的。「……算了,管他的。」

遙正要走進酒館,門卻突然打了開來,一個大個子同時和遙撞個正著。

「喵啊!」

「哇啊!」

遙踉蹌後退了好幾步,另一個聲音也隨之響起:「真是的,後退點,先讓我過嘛喵!」

遙這才看清對方的模樣,是一隻塊頭圓潤高大、有著貓臉兔耳的獸人。

「有夠衰……不過想找個旅伴,卻遇到怪人!真是氣死我了喵!」對方邊說邊離開了酒館,看起來也是一副氣噗噗的模樣。

「今天怎麼老遇到怪人?還喵咧?」遙咕噥,這才打開了酒館大門。

一進入酒館,原本應該是人聲鼎沸的場所,卻出奇地安靜。遙察覺到這異常緊繃的氣氛,回想方才在酒館前的插曲,難道今天不是個上酒館的吉日?現在離開還來得及嗎?

遙環顧店內,發現剛才那位琉璃正跟酒館的女服務生──同時也是武器店店主馬克的女兒──蕾潔兒交談;不、該說是恫嚇對方才對。因為蕾潔兒已經被嚇得直發抖,連話都說不出來。

「呃,那個──」

「閉嘴,沒看到我們在忙嗎!」琉璃毫不客氣地兇了遙一鼻子灰。

無視於遙的瞠目結舌,琉璃繼續質問蕾潔兒:「說話呀?妳到底知不知道!」

遙之前曾聽馬克抱怨他很擔心女兒蕾潔兒跑到酒館打工這件事,看著蕾潔兒噤若寒蟬的模樣,遙不知自己哪來的正義感瞬間爆棚:「有話不能好好說嗎,她都被你嚇到不會說話了。」

有人出來打圓場,琉璃稍稍收起了兇惡的態度,冷道:「我的同伴……她走丟了。」

「是怎樣的人?你說說看,也許我有見過啊?」遙眼見琉璃的注意力被自己吸引,又加了一句。

「她穿白色的洋裝,編著長長的頭髮。」琉璃仔細地敘述同伴的外貌:「她就像我妹妹一樣,我真的很擔心她……」

所以你沒有妹妹吧,醒醒好嗎。遙差點當面吐槽,不過也沒忘回憶自己是否見過這樣的對象。

想了一會,遙確定自己沒看過符合琉璃敘述的女孩,看琉璃一臉的焦急,他反而不好意思就這麼走人了。於是他建議道:「不然我陪你一起找吧,人多總是好辦事嘛!」

「一起去找?但我們又不認識你……不,還是拜託你一起來吧!」

遙本來預期琉璃會拒絕,聽到對方的回答,他不禁暗忖:大哥我只是在客套啊,你可以當我沒說嗎?我的臉皮果然還要多磨練啊。

遙不知道的是,相較於對失蹤同伴的擔憂,拉個路人來幫忙,對琉璃而言根本不算什麼了。

此時,蕾潔兒怯怯地上前一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琉璃注意到她,態度卻依舊惡劣:「什麼事?」

遙聞言,暗暗翻了個白眼,暗想:兇成這樣,知道也不會跟你說。

果不其然,蕾潔兒轉向遙,她手裡拿著一個精緻的工藝品:「這個……」

「這是什麼東西……?」琉璃湊上前去,看著遙接過工藝品,突然睜大了眼睛,大叫出聲:「有真珠公主的香氣!」

「你是在大聲什麼啦?」不顧琉璃的瞪視,遙揉耳抱怨道,又低下頭去,仔細打量起那件工藝品。

「這是依照世界各地點的形象所做的加工品……」遙注視著手中的工藝品,若有所思道:「而這是代表梅基布洞窟的『翡翠之卵』……」

「你的意思是,真珠在梅基布洞窟嗎?」琉璃質問道。

「既然你在這東西上發現了同伴的氣息,那我們就去那看看吧,就在鎮外而已,很近的!」遙揮揮工藝品,補充道:「而且只要有這個,就算是沒去過的地點,要去也不成問題。」

「怎麼個沒問題法?」琉璃煩躁道:「就在鎮外而已是吧?那還不快點!」

遙一愣,看看手中的工藝品,又看看琉璃,看來不是每個人都知道這玩意的用法?他一秒決定不要多費唇舌來解釋如何使用工藝品抵達其所代表的地點……至少別在琉璃快急死的這時候說明。

不期然地,占卜師美美說過的「地點可能就在洞窟」這句話,此時悄悄地浮上了遙的腦海……


沒多久,遙偕同琉璃,來到了位於鎮外的梅基布洞窟。

一踏進洞窟,琉璃就四下張望起來:「我感覺得到,這種光輝,是同伴……是真珠!」

「一下子香氣,一下子感覺,你是動物嗎?」遙吐槽道,琉璃卻充耳不聞。

遙看著琉璃的側臉,問道:「你的搭檔叫真珠嗎?」

「嗯。」琉璃簡短地答道。

「她也跟你一樣是……」遙指了指胸前,那正是琉璃胸前嵌著寶石的地方。

琉璃並沒有多做解釋,只微微點頭。遙見狀,打消了進一步追問的念頭。

此時,有個矮小的身影自洞窟入口走向他們,定睛一看,原來又是多艾爾。遙想起以前在琉昂街道遇到多艾爾時,他還很熱心地介紹了一些戰鬥知識,所以對於他的出現,遙倒不特別驚訝。

「噢,你跑來這裡啦……你叫……恰波對吧?」不知是不是對琉璃餘怒未消,多艾爾只對遙說話:「這裡離鎮上很近,為了不荒廢我身為洋蔥劍士的修練,我有時會到這裡來活動一下筋骨。」

「恰波是誰啦?我是月明遙啦。」遙回道。

「你不是叫恰波喔?算了,有什麼我可以幫上忙的地方,儘管來問我啊……呃?」

多艾爾話聲未落,遙已經被心急如焚的琉璃給拖走。看著漸行漸遠的兩人,他只能自言自語地:「真是的,現在年輕人真是沒耐性,連話也不聽人家說完……」

「真是的,都已經沒時間了,你還和別人閒扯?」琉璃一邊走著,一邊還數落著遙。

「講一下話又不會死……」遙正嘀咕道,冷不防被琉璃一劍劃過身旁。

「幹嘛?啊……」本想抗議的遙回頭一看,地上已經躺了兩隻正準備偷襲的吸血蝙蝠。這時,他注意到琉璃握著劍的右手,這隻一直隱藏在披風下的手,竟是由混著雜質的寶石所構成的。

「我是來找同伴的,你要是被打趴,我可沒空管你。」琉璃收起了劍,冷冷地說著:「想死,也等我找到人再說。」

把目光自對方的手上抽離,遙抓抓腦袋,暗忖道:兇兇兇,到底是在兇幾點的啦。

遙跟著琉璃走過洞窟中的各處通路,過了大半天,兩人正往深處探尋之際,前方傳來一陣銀鈴般的女性嗓音。

「來得有點晚囉?真珠公主就在前面,還不趕快去救她?」

在前方的洞窟,站著一個打扮豔麗,身穿綠色衣裳、頭戴橘色花飾的女子,她的面容雖美,卻掛著一副惺惺作態的笑容。

「妳是誰?」琉璃停住腳步,怒視著女子:「妳怎麼知道真珠的?」

女子沒理會琉璃,倒是轉向遙,巧笑倩兮地說道:「還有……你,還是別和這傢伙扯上關係比較好喔……」

對方明明滿臉笑容,遙卻滿臉緊張。要說原因,恐怕是因為她的眼中沒有絲毫笑意。

「妳……知道我們什麼事?」琉璃態度謹慎、語氣卻聽得出憤怒,以及幾許虛張聲勢的恫嚇。

「你要不是石頭就好了。」女子似笑非笑,眼睛卻直盯著琉璃胸前的寶石:「不過……」

琉璃狠瞪著女子,遙不明所以,正想出聲詢問,突然,一陣淒厲的尖叫劃破了這沉重的沉默。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珠!」

琉璃一個箭步越過女子、衝向了尖叫聲的來源,遙也隨即跟進。只留下謎樣的艷麗女子,仍在原地冷笑著……

「看來這次沒辦法得手了,真是可惜呀,白色珍珠的公主……」女子一邊說著,一邊往出口走去。


前方就是梅基布洞窟的最深處。這裡除了琉璃和遙進來的入口外,便沒有其他的出口。

「可惡,那個女人,竟然在這裡搞了這麼個大傢伙,看來是想把我們一網打盡……」

琉璃雖然憤怒,視線卻不敢離開眼前。因為前方有個手持尖斧的巨大怪物正和他們僵持不下。兩人一進入這個洞窟,隨即就得閃避怪物拋來、橫掃洞窟的巨大武器,他們絲毫不敢大意。

「只能一拼了。」琉璃說道,卻發現遙沒有任何反應。

「這是什麼感覺……?」遙呆站在原地:「是……那個女孩?」

遙還來不及細想,便被突然撲來的琉璃給撞倒,兩人一起滾坐到一旁。

「搞什麼鬼啊你!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發呆?」琉璃氣得對遙大吼。

「啊……對不起,我……」

遙話聲未落,怪物的下一波攻勢已經襲來,兩人連忙翻身閃避。琉璃順勢翻滾至一旁,立刻又轉過身來面對著怪物,卻看到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一切彷彿慢動作一般,他看見遙翻滾而起,一邊拔出了腰間的大劍,接下了比自己大上數倍的怪物的攻擊,力道看似絲毫不輸給對方。

那瞬間的一切,流暢地有如舞蹈一般。

「比我想得還沉,還是先解決這傢伙吧!」遙說道。

「怎麼解決……」

琉璃話聲未落,遙已經不見蹤影,怪物也在左右張望、一邊發聲怒吼。

事情發生得很突然。

一陣轟然巨響,伴隨著怪物的慘叫聲,洞窟的頂部開始落下巨大石塊。在怪物被落下的石塊掩埋前的瞬間,琉璃似乎看見被斬成兩半的怪物隱沒在落石後方。然後是一陣煙霧瀰漫,一陣沉默。

在塵埃落定後,洞窟的空間霎時少了一大半。只看見遙跌坐在掩埋著怪物的石堆上,他原本拿在手中、需要雙手力道才能揮動的大劍,已經被收回至他腰間的刀鞘中。

遙邊起身、邊拍著身上的灰塵,對琉璃露出傻笑:「啊,我還不是很習慣,剛才好危險,在這麼窄的地方動手,活該被自己震下來的石塊壓死。」

雖然遙的模樣十分輕鬆,琉璃可沒辦法露出笑容,他方才可是體驗了一把在他漫長旅途中都沒有感受過的恐怖。

「你……」

「別發呆了,你不是來找同伴的嗎?趕快找呀……」

在遙的催促下,琉璃才猛然想起自己的目的。他連忙看向四周,放聲大喊:「真珠!妳在嗎?」

隨著琉璃的叫喊,他胸前的珠核閃爍了一下,而旁邊一處石縫裡,也傳來了細微的聲音。

「琉璃……?」一個語帶猶豫的女聲從隱密處傳了過來。

琉璃和遙一聽,連忙跑向聲音的來源,並七手八腳地搬開堆在石縫前的石塊。一陣動作後,兩人才發現在石縫後還有一處不大不小的空間。在那裡,除了琉璃失蹤的同伴,還有另一個昏迷不醒的少女。

在確認真珠安然無恙後,琉璃才把注意力放在那位昏迷的少女身上。「她是……?」

遙早就跑到少女身邊,檢查她的狀況,他向琉璃點了點頭:「她沒事,只是昏了過去。」

琉璃聞言,露出放心的表情;看著遙憂慮的模樣,琉璃問道:「你認識她嗎?」

遙聞言,倒是一臉複雜:「算是吧……」

琉璃這才轉向真珠,聲音也嚴厲起來:「不是告訴過妳,不要一個人到處遊蕩嗎?妳怎麼會跑來這裡?」

真珠雖然驚魂未定,卻急著解釋:「我只是在想事情……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就來到洞窟這邊,在這裡遇到大姐……她擔心我,所以陪我一起走到這裡,突然聽到好大的咆哮聲……在被怪物看見前,大姐拉著我躲進這裡,自己卻被怪物發出的衝擊波打到了……我趕快把大姐拉進來,過了沒多久,就聽到琉璃的聲音……」

遙不動聲色地聽著,暗暗覺得真珠這個不知不覺就能走到洞窟這裡的本事真是不一般,也難為琉璃老是要到處找人。

琉璃嘆口氣,還是面有慍色:「妳不用去想那些有的沒的,只要乖乖被我保護就好了!」

「但是……」

真珠還想回話,卻又被琉璃打斷:「妳給我適可而止!」

「對不起、對不起……」真珠連忙向琉璃賠不是。

遙對真珠寄予無限的同情:「我說你啊,也別一直對女孩子這麼兇嘛,之前在鎮上……」

「你給我閉嘴!」

遙又只能翻白眼了:靠,找到人比找不到人更兇?跟你結伴也太衰了吧!

琉璃強硬的態度絲毫不見軟化,一旁的真珠這時才注意到遙的存在,她怯怯地出聲詢問:「這位是……?」

「為了找妳,半路抓來幫忙的怪傢伙,他叫……」琉璃這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他問向遙:「喂,你叫什麼名字?」

「啊,我嗎,我叫做月明遙,小姐叫我『遙』就可以了。」遙衝著真珠笑著。

「是這樣啊。」真珠也報以一個赧然的微笑。

「人怪,名字也怪。」琉璃說道。

遙瞪了琉璃一眼,正想發作,琉璃已經搶白:「遙,這次謝謝你,真珠,我們也該準備一下了,等到……」

琉璃的視線飄向一旁昏迷的少女,真珠也滿臉擔心地望著她。

「我可以在這邊等這位小姐醒來後再送她回家,兩位有事的話,儘管先走沒關係,啊哈哈……」

遙還覺得自己拗得很硬,沒想到琉璃點頭:「這樣也好。」

好個鬼啦,我是見識少沒錯啦,但就沒見過你這麼沒良心的人、不、是珠魅。遙差點脫口而出,隨即轉念一想:不對,這樣我就有機會跟她獨處了,那你們快走吧。

「但是……」

真珠還想說什麼,琉璃已經向遙道別:「這次謝謝你了。真珠,我們走吧。」

「啊,謝謝你……這位大哥。」真珠聞言,也馬上向遙道謝:「大姐就……」

「真珠?」琉璃正要往外走,發現真珠還沒跟上,回過頭來向她喊道。

「馬上就來!」真珠一邊回應琉璃,又轉向遙說道:「這個……請你收下。」

遙定睛一看,真珠手裡拿著的,也是代表世上各地點的工藝品之一。眼前的這兩件,分別是代表著「奇爾瑪湖」的「石之眼」,以及代表「月夜城鎮羅亞」的「螢袋之燈」。

「啊!真是謝謝妳,我會好好保存的!」遙高興地說著,眼前的這兩件、加上自家原有的「信箱」和「積木城鎮」、先前得到的「翡翠之卵」,能一連取得五件地點工藝品,他真的十分高興。

「謝謝你,大哥,大姐就拜託你囉!」真珠露出了抱歉的笑容:「再見!」

遙看著真珠跑向洞口,和那個滿臉不耐煩的琉璃一起離去。直到看不見兩人的身影為止,他才又轉向一旁那個昏迷不醒的少女。

「不過還真的又遇見妳了呢……占卜這種東西,有時還真是奇妙。」

遙不自覺地喃喃道,又想起自己先前對占卜的懷疑,不禁對美美有些抱歉。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