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1. 邂逅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1. 邂逅

一個被風捲上了天、信箱形狀的工藝品,在經過不知多久的漂流後,終於,像是決定好了地點似地,往地面降落而去。

隱藏在工藝品「信箱」中的光點,在沒有自覺的情況下,開始了他初次瑪那之力的發動。瑪那之力凝聚在工藝品上,轉眼間,周遭的景象清晰了,在座落於一棵大樹下的某幢房屋內,一個有著一頭捲曲金髮的少年自床上一躍而起,模樣很是茫然。

當天,是新月的夜晚。

同一時間,德米納鎮上,一棟閒置已久的房屋內,有著一頭微捲長金髮的少女,也自床上驚醒。

少女醒來後,所做之事,大致和在另一處的某位少年相同。她翻遍了屋內,生活起居所需的用品一件不少,但這些用品卻缺乏個人色彩,倒像是旅店中那些供住客使用的、毫無特色的日常用品。

同樣的行動後,兩人有著同樣的疑惑:我是誰?


幾天後,一個晴朗的春日。

在德米納鎮郊外的住宅區,一位年約二十歲、一頭捲曲金髮的少年,正優哉游哉地走在小徑上;迎面而來的是一位年紀相仿、一頭微捲長金髮、耳際和頭髮末端都插飾著髮飾的少女。

少年正走向郊外,少女則是走向市集。就在德米納鎮郊外的小徑上,相對而行的兩個人,相遇了。

對彼此而言,對方明明只是一個即將擦身而過的路人,卻給自己一種無以名之的存在感。

當這個人的身影映入眼中,對方強烈的存在感已進入瞳孔深處。所以兩人才會在擦身而過的瞬間,不約而同地交換了眼神,彷彿是兩個裝做不認識、卻默契十足的朋友。

在擦身而過後,兩人同時回頭看著對方。在雙方眼神交會的瞬間,他們眼裡,沒有周遭的光景,有的只是彼此幼小時的身影,佇立在一片深遂卻模糊的綠意中。

「那個──」

少年話聲未落,一陣聒噪的曲調已經硬生生地打斷了他:「我是可愛的郵~差~很努力地~送信~送信~」

少年轉身一看,來者是專門送信的郵差鵜鶘,德米納鎮的郊外,常常看到牠出沒的身影。此時,這隻鳥正像平常一般,一邊哼著自創小曲,一邊愉快地往各家信箱裡亂塞一通。

臭鳥,什麼時候不唱歌,給我挑這時候……

少年往郵差鵜鶘的方向瞪了眼,在心裡嘀咕了句,才又轉過身去。方才的少女卻不見人影,彷彿一開始就沒有出現過。

在德米納鎮郊外的大樹上,波奇爾正站在樹上的隱蔽處,興味盎然地看著不遠處那兩個人。

「你看起來很高興嘛。」一個似笑非笑的聲音對波奇爾說道,嚇得他差點一頭栽下樹去。

「什麼啊……原來是你……」波奇爾一邊整理儀容,一邊轉身,對漂浮在他身後上方不遠處的瑟爾法開口:「差點害我摔下去,好不容易盼到他降落在這個時代,我也才能著手安排另一個的去處,可不想就這樣回去見女神了。」

對方滿不在乎地說道:「你的觀察心得如何呀,除了情感和身分,其他生活所需的一切知識,應該都沒有問題吧。」

「那些東西,畢竟是取自於通曉萬物之理的瑪那之樹呀,不說各項生活常識,武技也是早就傳授過的。唯獨感情這種冷暖自知的感受,沒有體驗過是完全無法體會的。」波奇爾聳聳肩,嘴角卻掀起不懷好意的弧度:「打個比方來說吧,在你被羅西歐提一箭射穿心臟前,你所知的恐慌與憎恨,能和當時的感受相提並論嗎?」

「別把話題扯遠了。」瑟爾法冷冷說道。

「哎呀,真是抱歉。」波奇爾欠了欠身,對方的反應讓他很滿意,正適合作為他剛剛受到驚嚇的回報。

在兩位賢人對話的同時,少年依舊佇立在小徑上、看著市集的方向發呆,周圍還伴隨著一陣越來越小聲的怪異歌聲,那正是出自一隻漸行漸遠的鵜鶘之口。


時間來到夜晚。

少年躺在床上,平時甚是好眠的他此時卻翻來覆去,一整天下來,他滿腦子都想著那個和自己擦身而過的少女。

和她四目交接的瞬間,那種熟悉的感覺……是親切感嗎?她是誰呢?喔,長得還滿可愛的呢……

不同於前幾天的暗夜,微弱的月光照進屋內,而少年並沒有在意。


少女凝視著窗外的上弦月,思考著白天的遭遇。

「那種奇異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當時,若非那陣聒噪的鳥歌聲讓自己回過神來加速離開,自己大概還呆站在原地吧?

想到這裡,少女用力地甩了甩頭:「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少女倚著窗戶,沉浸在無限的沉思中。

翌日,少女獨自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周遭的喧囂此起彼落,這一天適逢趕集日,人潮雖不算洶湧,卻也是她從未見識過的陣仗。

人一多就難免碰撞,她一個不小心,絆到一個矮小的洋蔥人,進而發出一聲驚呼:「啊!」

「哎唷!站穩啊!」洋蔥人大呼小叫地要扶穩少女,一邊也打量起她:「妳是……外地人嗎?可是好像又有看過……」

「我……我住在鎮上。」少女還不大習慣和人交談。

「真的呀?那是在哪裡?這個鎮上的事情我很熟呢,沒想到竟然還有我不知道的居民呀!」洋蔥人驚呼。

「我住在……旅店旁路邊的房子裡,最近才搬來的。」這不算謊話,雖然我根本不知道我是從哪搬來的。她暗忖。

「噢噢!那我們算是鄰居了呢!難怪我會覺得妳眼熟呀!」洋蔥人拍掌,隨即又見他轉向市集中的某個方向大叫:「提波!提波!這是我們的新鄰居耶!她叫──對了,我還沒有請問妳的名字呢──咦?」

洋蔥人左右張望起來,剛剛和自己交談的少女,似乎被人群沖散了。洋蔥人逕自想道。


少女匆忙跑離了市集,她明白突然跑掉很不禮貌,但她實在怕別人問她名字,因為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環顧四周,自己已經來到城鎮的出入口,於是她決定順道去一趟距離城鎮不遠的琉昂街道。

琉昂街道因為鄰近德米納鎮,成了她最先往外探勘的地點。附近還有通往梅基布洞窟的道路、以及鎮外一棟築於樹下、包含著幾處設施的民房。而更遠的地點,她目前還不太敢前往。

也因此,她發現了居住於此地的、有著岩石外貌的賢人──蓋亞。而在兩天後,她再度造訪此地,對蓋亞提出曾有一面之緣的某少年在多日前,也提問過的問題。


自從少年在德米納鎮郊外見到少女後,又過了三天。

這三天,他每天都跑到上次遇見少女的地方閒晃,希望能再見她一面。然而同樣的地點,除了聒噪的郵差鵜鶘外,連其他人都很少看見。

失望了三天後,他終於在第四天放棄了閒晃,來到距離城鎮不遠的琉昂街道進行獵捕,並蒐集一些可以作為原料販賣的怪物。

這段日子以來,他過著冒險者的生活:打倒野外隨處可見的怪物,獲取食材或各種生活所需原料後,多餘的就拿去鎮上變賣。此舉還可以累積名聲,往來的商家都知道他身手不凡,漸漸也和他熟識起來。

他也想過前往更遠的郊外或城鎮,不僅可以接觸更多種類的怪物,所得的物品也會比較值錢,還可以買到鄰近城鎮所沒有的特殊原料或物品。只是至今都尚未付諸行動。

在打到幾隻花苞怪和拉比、得到一些獸肉、毒粉和果實種子後,他發現自己已經很接近七賢人之一,大地之顏──蓋亞的所在處。

既然來了,就打個招呼後再回去吧!打定主意後,他便舉步走向蓋亞所在的岩山。

遠遠地,他就看見了構成蓋亞身軀的岩塊,正準備開口,卻發現蓋亞似乎有訪客。

「啊,畢竟是賢人呀,總是有迷惑的心靈來請他指點迷津呢。」

他正想轉身離去,不經意地一瞥,赫然發現正和蓋亞交談的對象,是一位有著微捲的長金髮、耳際和頭髮末端都插飾著髮飾的少女──是那個少女!

不想貿然出聲打斷對方和蓋亞的交談、卻又不知該作何反應,情急之下,他閃身躲在一旁的石縫中,聆聽少女和蓋亞的對話。

我在幹嘛啦?我沒想要偷聽啊?可是我這……就是在偷聽啊!

他在石縫中暗罵自己一陣,奈何找不出適合的出場時機,這邊的他思緒還在混亂,而外邊,蓋亞和少女的對話,似乎已經到了尾聲……

「那麼,您也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又是來自什麼地方,是嗎?」少女說道。

「這個法‧帝爾大地的一切萬物,都是憑依著瑪那之力而生。」蓋亞只如此回答。

少女搖頭道:「……不,我不知道自己是誰、所為何來、有哪些親人、甚至連未來要朝哪個方向前進,我都……不知道……」

聽到這一番話,少年心中猛地一緊。她問了和我一樣的問題?

他雖然不解,但仍不動聲色地聽著。

「會有指引的,一個只有妳能理解的指引,正在那裡等著妳。或許……就在咫尺可及的地方。」

蓋亞的回答讓少年心虛起來,自己這不就正在「咫尺可及」的地方偷聽嗎。

少女只是黯然一笑:「無論如何……還是感謝您。」

向蓋亞屈身行禮後,少女便離開了蓋亞的所在處,對方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少年的視線中,他卻完全提不起腳步,只覺得腦中是說不出的亂。

「那麼,孩子,找我有什麼事嗎?」蓋亞低沉的聲音突然又在少年耳邊響起,嚇得他差點跳起來。

「呃,沒有啦,我只是想,剛好到這附近來獵捕,所以想說,來打個招呼什麼的……」

他越說越小聲,心裡卻是七上八下的。

「她問了你曾問過的問題,而我也給了她相同的答案。」蓋亞又說道。

「喔……我有聽到。」他心不在焉地回答,不知不覺承認了自己偷聽的事實。

他的思緒回到自己向蓋亞提出相同問題的那天,甚至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回去的。


距離自己在這世界醒來後,已經過了半個月。摸索生活方式雖然讓他手忙腳亂了一陣子,但腦子裡該懂的知識都不缺,甚至可以輕鬆對付怪物,於是他開始對這一無所知的世界感興趣而四處亂晃。期間比較特別的是他撿了株自稱正在冒險途中的仙人掌、遇到總愛說些意味不明大道理的賢人蓋亞、然後就是……與那位似曾相識的少女擦身而過。

好不容易歪打正著地在琉昂街道發現了少女,卻因為震驚於對方向蓋亞提出的問題,而錯失與其相識的良機。

「唉──這樣什麼進展都沒有不是嗎……」

時間已晚,在他滾回被窩前,不經意地,他注意到灑落在屋內的光輝比前幾天要明亮許多。基於好奇,他走出屋外,抬起頭來,研究起他明明就已經知道、卻是第一次在這裡見到的滿月。

「這就是……月光……」看著月亮,他喃喃自語:「好明亮……但是也好遙遠……原來如此,跟陽光就是不一樣呢,只有滿月的時候才會這樣啊……」

盯著月亮看了好半晌,一個念頭電光石火般地閃過腦海,他伸手指著月亮,有些高興地說道:「決定了!為了紀念我第一次看到滿月,我的名字就叫做月明遙吧!」

同一時間,躺在自家床上的少女,正思考著白天和蓋亞的對話。

「就在咫尺可及的地方?」

她反覆思索著蓋亞這句話的涵義,卻毫無頭緒;然後,很奇妙地,她想起了三天前,在德米納鎮的郊外,偶然遇到的那個少年……

就在這樣的思緒下,她的意識也益發朦朧起來,終至陷入沉睡。


又過了一天。這天只是個普通日子,德米納鎮上沒有太多人來趕集。少女今天的目地已經達成:用一些獵捕得來的原料換取了一些食物和金錢。既然無事可做,她又漫無目的地在鎮上閒晃。

此時,一個笑得開心、顯然沒有注意路況的小女孩和她撞了個正著。她因而踉蹌地退了一步,小女孩卻跌坐在地,還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望著她。

「席娜?妳又撞到人了……快跟大姐姐說對不起。」一個婦人急步走向小女孩,她和小女孩有著相似的外表,應是小女孩的母親無疑。

小女孩眨了眨眼,並沒有放聲大哭,而是自己起身,對少女露出一個笑容:「大姐姐,對不起!」

做母親的對少女露出一個笑容,在微微頷首以示歉意後,便牽著小女孩離去。

看那對母女倆的打扮──帶著大包小包的物品,可能是到此進行採買的外地人。

「原來如此……笑容……就能讓人感覺到善意啊。」她喃喃道:「席娜……席娜嗎?」

她一邊想著方才的插曲,一邊走向家門。又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自己家門外正站著一高一矮兩個人影,分別是一個洋蔥人、以及一個茶壺外型的魔法生物。

「噢!這裡果然就是妳家呀!」洋蔥人看見她,熱絡地開口:「上次還沒來得及向妳介紹呢,所以我就和提波一起來拜訪新鄰居了!我叫做多艾爾,是個洋蔥劍士,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助的話,儘管來找我準沒錯!」

笑容……這些人也帶著笑容招呼我,我應該說他們很熱情嗎?

「還有我!我叫做提波,是鎮上武器店老闆家的魔法生物!」大茶壺也熱情地開口,並將一個罐子遞給少女:「這是送給新鄰居的茶葉!以後也多多指教啊!對了,妳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做……席娜,嗯。」她有些無措,下意識便借用了方才那個小女孩的名字。

「原來是席娜小姐啊,可以招待我們進去坐坐嗎?」多艾爾興致勃勃地問道。

不自覺地,她也對兩人露出笑容:「嗯……好啊,那就……該怎麼說……請進!」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