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Legend of Mana》50:幸運四葉草

遙和席娜巧遇尋找同伴的琉璃,及綠寶石核的珠魅少女──艾梅洛德,面對眾人,艾梅洛德提出助她尋找自己三個姐姐、即湊齊「幸運四葉草」的要求。在尋找過程中,一行人得知克莉絲蒂的宮殿倉庫中所見的珠魅像,竟是昔日珠魅一族的指導者──黛安娜!而好不容易找齊「幸運四葉草」,寶石小偷的預告信卻在此時出現,眾人雖然在宮殿的鬥技場找到了艾梅洛德、黛安娜和珊德拉,卻也遭受珊德拉所指使的寶石獸攻擊,導致「幸運四葉草」就此落入珊德拉之手……

  • PS遊戲《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Legend of Mana》
  • 第50話〈幸運四葉草〉(168~177)


暗夜時分,是睡夢凝聚成形的時刻。

每逢此刻,一位有著奇特外表的少女,就會騎乘著不知名的動物──也就是被她稱為「獏」的野獸,逡巡於各個夢境的簾幕之後。做著夢的人們也因此無緣與她一見。

「咦,那個感覺很不好的夢中斷了哪,是媒介消失了嗎?」

在少女自言自語的同時,在地獄深層,昔日曾君臨於世的智慧之龍──提亞瑪特的焦躁則是有增無減。


離開魔法學校的這天早上,在緹瑟妮潔離開辦公室後,席娜這才從床上起身;儘管仍有些疲倦、且身體的知覺都還不如以往般的靈敏,倒不至於構成太大的不適。簡單的盥洗後,她端詳鏡中的自己,確認了自己身上沒有痕跡的出現,她的心情頓時快活了不少。

席娜大略地計算了一下緹瑟妮潔留給自己的藥量,依照自己目前的狀況,地獄之影的痕跡還沒有擴散到四肢的前端──大約兩、三天服用一次即可。這些藥等於是她掙來的時間,一個月。至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採取一些行動。

將藥瓶收在自己隨身的衣袋中,席娜走出了緹瑟妮潔的辦公室來到走廊;正當她疑惑著遙昨晚的下榻處之際,遙的身影已經從走廊的一端走了過來,像是一直等在那裡似地。

「哇。」席娜的語氣帶著驚訝:「又不是露宿,真難得這麼早就看到你耶。」

「哎……沒什麼啦。」遙習慣性地揮了揮手:「偶爾為之嘛。」

遙和席娜穿越周遭熙熙攘攘的學生,走在學校的穿堂。遙一反平時的快活,都沒有開口說話,但席娜感覺得出來,對方一直在注視著自己,於是她開口:「怎麼了嗎?」

「呃?」遙愣了愣。

席娜有些啼笑皆非:「你一直在看著我,又欲言又止的樣子……我怎麼了嗎?」

「噢,沒啦,那個……」遙有些支吾起來:「妳身體感覺怎麼樣?妳昨天不是有試了緹瑟妮潔老師給的什麼藥嗎?」

席娜點了點頭:「嗯,我還好。」

妳給我的感覺可不是這麼回事,遙想道。「妳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只是昨天晚上沒睡好而已。」席娜輕描淡寫地應了句。

即使不像昨夜那般嚴重,遙依然感覺不到席娜平時帶給自己的感應;儘管如此,看著對方似乎沒有大礙,他還是扯了個笑容:「那……那就好。」

看著遙有些不知所措的側臉,想起他反常的早起,席娜問道:「昨晚沒睡好?」

搞成那副德性,哪有得睡?遙在心裡嘀咕,說的卻是相反的話:「大概是床太硬了吧?我很早就醒了。」

真是怪了,我們一起外出旅行了這麼多次,大部分的時間都還是露宿,怎麼你就沒抱怨過野外的地板硬?對於這個想法,席娜只是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沒有多說什麼。

另一方面,可洛娜和柏德姐弟則是早早就帶著達央和拉比等在學校,他們在穿堂的一端看見了兩位師父。對於遙一臉的陰霾、以及席娜一臉的倦容,他們也只能面面相覷,卻毫無頭緒。

兩隻寵物首先跑向兩人,拉比一頭撲進席娜懷中,達央也開口:「呱!遙先生!席娜小姐呱!你們還好嗎?」

「什麼嘛……達央的爆炸頭沒了啊?」看見達央頭盔底下已經沒有那一團膨脹的捲毛,遙語帶遺憾地開口。

「呱!多虧小勇者們昨天幫在下剃掉了!」達央沒聽出遙的語氣中的遺憾,依然據實以告。

「那就好。」遙回道。心裡想的卻是:那頭盔底下現在不就只剩頭皮?這個想法讓他暗暗發笑起來。

「席娜師父有好一點了嗎?」可洛娜也追問。

「拉比!」席娜親暱地和寵物磨蹭著臉頰,一邊回答:「嗯,我沒事。」

倒是柏德小心翼翼地問向遙:「遙師父?你還好吧?」

「我怎樣?」遙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柏德。

和可洛娜交換了一個眼神,柏德謹慎地回答:「你看起來好像有點……浮躁?」

「有嗎。」遙咕噥,心裡卻自嘲地唸著:不論是誰扮女鬼守夜,都不會比現在的我更有耐性了啦。

「所以──」

柏德的問句還沒說到底,遙已經言簡意賅地打斷了他:「別問。」

沒察覺到遙語氣中的情緒轉變,席娜一邊輕拍著拉比,一邊轉向了遙:「我想,我們出來也好一陣子了──你們出門那麼匆匆忙忙的,旅費什麼的也沒帶多少,還好梅菲央斯老師提供了免費的住所。但還是要好好為往後的生活做好準備,所以──」

聽著席娜這一席話,遙想起自己離家之際,的確沒有考慮過回程的準備,行李和旅行用品什麼的,都還是可洛娜臨行前張羅的;抓了抓頭,他問道:「妳有什麼打算?」

席娜偏了偏頭:「先回茶館討論一下什麼時候回去,在回程的路上,順便賺取生活費吧。」

「嗯,說得也是。」遙點頭表示同意:「不過在離開之前,我想先好好逛逛這裡,畢竟我們沒來過這麼大的城鎮,我想呀,在這裡的話,能交換的物資應該更多吧。」

眾人紛紛對遙的意見表達了贊同之意,打定了這樣的主意,他們便持續朝校門口走去,打算先回到下榻的茶館,但遙的注意力卻在經過校門口的時候被一陣騷動所吸引:只見一群學生群聚在門口,而在人群的包圍內,似乎有個似曾相識的聲音正在大聲嚷嚷。

「那裡是怎麼了?」遙對騷動的來源晃了晃頭。

「喔,是努努薩克老師在大吵大鬧。」柏德回答:「因為他的愛徒剛剛溜出學校,被他逮回來了,正在數落呢,還說要關她禁閉。」

「愛徒?」發問的是席娜。

「她說的是艾梅洛德。」可洛娜補充說明:「聽說她是從很遠的地方來這裡學習魔法的,除了上課,其他時間她好像都跟努努薩克老師在一起。」

「難怪她會想溜掉。」遙小聲咕噥。

席娜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她轉向遙:「就是那個我們在圖書館見過的、有著綠色頭髮的女孩子吧?」

「也只見過背影而已。」遙優哉游哉地將雙手撐在後腦勺上,似乎對此不感興趣:「既然幫不上忙,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避開了圍觀的人們,一行人離開了魔法學校。


一行人才走出了魔法學校,還沒來到大街,一個人影突然從一個轉角閃身出來,剛好和走在最前方的遙撞了個滿懷,遙不由得大吃一驚:「哎唷!」

「小心!」看著遙連連後退了數步的身影,柏德下意識地叫出了聲:「遙師父?」

「遙先生呱!」達央也叫了起來,拉比也在牠身旁蹦跳了一下。

「沒事沒事。」遙穩住腳步,按著剛剛被撞上的額側,他沒好氣地出聲:「是誰走路不看路啦──」

席娜語帶驚訝的聲音回答了遙的問題:「琉璃?」

和遙撞個正著的對象,正是一身綠色裝扮、胸前鑲嵌著藍色天青石的珠魅──琉璃;扶著一旁的牆,對方穩住了身體,他的聲音帶著和席娜同樣的驚訝:「是你們?」

「你這麼急,是要上哪去啊?」遙開口問道,語氣裡卻有著明顯的抱怨。

看清了來者,琉璃眨了眨眼,這才開口:「抱歉,但是我看到……不,應該是說我感應到,光輝……」

「光輝?」遙不解。

倒是席娜立刻會意過來:「你是指同伴嗎?」

琉璃點了點頭:「嗯,是一種我沒有感覺過的共鳴,或許是新的同伴也說不定。」

琉璃的回答挑起了遙的興趣,和席娜交換了一個眼神,他追問:「是怎樣的人?你有看到嗎?」

「我只看到……一瞬間。」琉璃遲疑了一會兒,似乎正在思索方才所見的影像:「一個綠色頭髮、綠色衣服的女孩……你們有看到嗎?」

「往哪個方向去了?」遙又追問。

「那邊吧。」琉璃指向遙身後的方向。

「那是魔法學校的方向。」席娜不假思索地回答:「你說綠色……綠色的頭髮嗎?」

出乎大人們意料的,一個細微的聲音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開口的正是可洛娜:「那個、呃、先生……」

琉璃愣了一會兒,這才發現對方所指的對象正是自己,他不解地往下看著這個陌生的小女孩:「我叫做琉璃,不用稱呼我為什麼先生。」

「你們稱呼他為……大哥就好了吧?」遙說道,其實他剛才差點脫口而出的是「爺爺」這個稱呼詞。

雖然先前曾聽遙和席娜提起一些關於琉璃和真珠公主的事情,面對眼前這個似乎有些不苟言笑的青年,可洛娜還是有些膽怯:「呃……琉璃……大哥?你剛剛說,你在找同伴,是指珠魅的同伴嗎?」

「那樣的話,你看到的八成就是艾梅洛德了啦!」柏德緊接地說道,語氣卻很是篤定。

琉璃的注意力一下子全放在姐弟倆身上:「你怎麼知道?」

「噢,我沒說過嗎?」柏德抓了抓頭,和遙平時感到恍然大悟時的習慣動作如出一轍:「艾梅洛德就是珠魅啊。」

「咦?」席娜驚呼出聲。

「呱?」儘管不明所以,抓著拉比的達央也出了聲。

「你怎麼不早說啊?」遙也轉向柏德。

「我不知道你們在找珠魅嘛……」柏德又抓了抓頭:「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努努薩克老師就有告誡過我們,不可以把學校裡有珠魅學生的事情說出去,大概是怕有人覬覦珠魅的核吧?」

席娜想起方才在校門口的騷動,那位叫做艾梅洛德的學生不正是因為偷溜出學校,才會遭到努努薩克的訓斥?這樣一想,琉璃剛才看到的對象,的確很有可能就是她了吧?

柏德的話才剛說完,琉璃已經一個箭步地越過眾人,疾步走向魔法學校;遙見狀,不禁喊出了聲:「喂,琉璃!」

即使遙想叫住琉璃,琉璃仍沒有停下腳步的打算:「我一定要確認才行!」

看著琉璃的背影,席娜著急地轉向遙:「我們跟去看看吧?」

就在此時,可洛娜卻三併作兩步地追上琉璃、並拉住了他的斗篷;她的舉動引來琉璃驚訝的一瞥:「什麼事?」

可洛娜連忙解釋:「今天是火精靈日,是努努薩克老師上課的日子,艾梅洛德可能會在課堂上,也可能會在圖書館,幫努努薩克老師準備教材,總之很難單獨和她見面的!」

停下了腳步,琉璃思考起來,這兩個小孩子似乎知道一些關於那位艾梅洛德的情報,於是他問道:「妳說的那個努努薩克,又是什麼人?」

和柏德對看了一眼,可洛娜思索著合理的說明:「努努薩克老師……算是艾梅洛德的監護人吧?他對艾梅洛德很保護,幾乎是寸步不離地將她帶在身邊……有他在,是根本別想和艾梅洛德說到話的。」

柏德也點了點頭:「我們從來沒在教室和圖書館以外的地方看到過艾梅洛德呢。」

琉璃默不作聲,看似還在思考接下來的行動;看來,那個叫做努努薩克的傢伙,似乎會是自己和那位艾梅洛德見面的阻礙……但就只差臨門一腳了,自己說什麼也不能無功而返啊!

在琉璃還在思考的當下,席娜提出了建議:「可洛娜和柏德也待過魔法學校,我相信那位艾梅洛德很可能就是你要找的人……不如我們先進去看看,再見機行事吧?」

琉璃緊鎖著的眉頭稍微舒緩了一些,他沒有多說什麼,只對席娜點了點頭;在轉身面向魔法學校的方向走去時,他刻意放慢了腳步,讓其他人隨之跟上,不再刻意將其排除在外。

倒是遙跟上琉璃的腳步:「話說回來,你去過寶石店了嗎?」

琉璃的腳步更慢了些,他微微地搖了搖頭:「我大致從店主亞雷克斯那裡知道了珠魅的一些過往……不過,沒得到什麼關於同伴的情報。」

琉璃沒有多做解釋,他並不喜歡販售寶石的地方。在他眼裡,那些陳列於架上的寶石商品都像是珠魅的殘骸,想到這裡總讓他不寒而慄。

沒有多問下去,遙跟上琉璃的腳步,一行人又走回了魔法學校。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